曾用ID:翎仙,鎏金河下有颗奶糖
*世更型选手
*但凡标题有数字一定是坑

【御泽】净衣

十二月的第一场雪落在了这月的尾部,在植上露水未被蒸干之时悄然降临。

雪虽来得迟了,比雪早得多的是寒风,故众人早已套上保暖的衣物,不至于被这场晚产的雪扰个措手不及——最怕也只是染上风寒,在医术并不发达的这一时代,生病意味着离死亡更近,纵使再小的病也能拖成大病。


不料雪越下越大,三日过就积得足有成人膝高,无论是人是马都走得艰难,御幸一也不得已变动行军路线,带着队伍饶了远路往高处走。

早上狂风卷着细雪从天而降,把太阳遮了个彻底,天地间昏黑一片。幸而到了一片背靠矮山的地域,可以遮挡风雪,御幸一也传令下去在原地驻扎。

晚间风雪停了,却也因积雪太深与夜晚野兽出没而一时走不了。...

【御泽】嗡

*短短短小的脑洞


泽村是五号寝里最招蚊子的人,对比仓持和浅田整晚笼统才三两声的打击声,频率高得离奇的泽村莫名让人好笑又心疼。


泽村听到室友的叹息,僵硬了一瞬,认为是自己给室友添麻烦了。耳边出现蚊子振翅的‘嗡嗡’声,快速拉起棉被盖过头顶,脚下也把滚得凌乱的棉被踹平覆盖住脚部。然而不过五分钟又因为闷得喘不过气而猛地掀开被子来。最后说是累得睡着,还不如说是闷热得晕了过去,空调如同摆设。


很明显泽村不在状态,他站在投手位上的习惯动作应该是用鞋尖点地,而不是跺,是的,他在用鞋后跟跺地,频率不定。御幸刚开始以为他是在放松肌肉,当泽村用手拍打小腿时参杂了抓挠的动作时否定了这个想法。...

【御泽】心跳同频 01

*全素人恋爱真人秀的梗。

*是成年人(社会人)的恋爱故事,主调轻松偶尔被生活小虐。

以上。


要和不认识的其他五个人同住一间房子,并且这件房子遍布了摄像机,这对于工作外谈判渣的御幸一也来说简直是生活游戏中的地狱模式。让单身男女入住免费豪宅顺便找找伴侣的欣喜若狂,到了御幸一也的立场还不如让他做多几份策划案拿多几份加班费来得让人开心。


御幸拉着行李箱,推开大门,与玄关正对面的摄像机面面相觑。鞋柜旁有一对摆放整齐的高跟鞋,看来是有一位女士先到了。他换上节目组准备好的居家拖鞋,推着行李箱进入大厅,与日式的玄关不同,屋子内部是很明显的西式风格,挨着墙的旋转楼梯别有一番情调。...

【御泽】男孩子喜欢毛绒玩偶有什么错!

“那,打扰了!”泽村跟在御幸后面进了门,换上御幸准备给他的拖鞋,比御幸先一步进入客厅。御幸爸爸在是两个人的意料之外,但是不妨碍泽村挥洒他的热情。

“叔叔下午好!”泽村模仿交警敬了个礼,随后仿佛自己才是御幸的家长,说着客气的话,“照顾御幸这样口是心非的人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了!”

“喂喂,我可是前辈啊。”御幸心情微妙地把泽村换下来的运动鞋摆在自己的鞋旁边,父亲不是话多的人,只是笑眯眯地听着泽村说话。“爸爸,我回来了。”

“你好,欢迎你们回来,一也很少带朋友回家呢,我很高兴。”


这次御幸回家本来只是要把某场比赛的录像带去学校,谁知道泽村心血来潮硬要来‘参观’。 怎么...

【御泽】御泽的并不艰辛育儿记

(ABO世界观)

*豆子是女儿的小名,源于泽村的信息素是红豆味。

*当两人的练习时间错开时,偶尔会把女儿带到球队照顾。

**不定时码脑洞、小段子,只会在这篇里编辑更新,时间线也会调整更改。

#

睡得昏沉的御幸一也肚子猛然一痛,虽说是小孩子的重量,被压到胃的感觉也并不好受。方而有棱角的大概是孩子的启蒙书,被用来当做唤醒一也爸爸的辅助器。

即使很想坐起来和孩子玩,刚从一场激烈赛事回来的御幸一也也再没有力气搭理她了,连抬手摘下眼罩的冲动也没有被施行。

“好了豆子,不要打扰你一也爸爸休息。”

泽村荣纯右手托着比棒球大不了多少的儿童专用小型瓷碗,左手拿着木勺子勺了一勺米糊吹了吹。红萝卜切...

【御泽】为什么关键时刻总有仓持洋一带着记者来打扰



“卧槽泽村他男朋友好帅!”这句话把各大体育平台首页都屠版了。


原本只是观看棒球赛的某嗑西皮少女看见御幸一也打出全垒打后发自肺腑的一句感叹,不曾想被隔壁直播的人录到了音。我们要相信现代科技传播信息的速度足够快,威力足够强,更毋论中心人物之一是名气颇为响亮的御幸一也。因为不出几天,超过半数关注高野的人都以为御幸一也和泽村荣纯是一对了。是的,以为。所以说谣言就是这么传播出来的。


直至青道的少年们走完这场大赛的最后一程,采访终于找上门来。他们刚走出场地,还没来得及取下装备,就被面前的长枪大炮唬住了,唯有三年级的几位安然自若,其他人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


严肃正经的话题过去之后,...

【御泽】沉入大海(上)

是一篇意义不明的产物。

想要变成鸟儿飞走的其实是我啊。


在黑色人海中寻找一个拥抱,何其困难。如果有人甘愿陪伴我于蓝色盒子中悄然死去,想必十分浪漫。


01.


“你去哪儿?”


“回家。”


充满空气的蓝色氛围将近把他压垮,他要逃回去,回到自己那个没有带锁的金色鸟笼,或许他不会再尝试推开门探头观望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实在是不好看。他找不到阳光和足以托起他长翅的风。


他不常使用交际软件,因而电脑桌面只是各式各样的表格、文档。

无意间看见过广告而已,百无聊赖的心驱使他注册了新账号,点击登录。


「您是怎样想的呢喵~?」


你会陪我去死吗?


「了解了喵~这里有一份...

【御泽】海日

今天可是劳动节呢——

以下正文。

没有海边合宿的社团生活是不完整的——不知打哪条道来的名言。

是中午艳阳高照时,自由时间。

“御幸,借我防晒。”仓持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到防晒霜。不是他臭美,而且五月的天太过炎热,刚被放出家门的夏天急于把热情释放。跑外野多如他当然不怕晒黑,但晒伤却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哦。”

御幸刚喷完喷雾,直接递过防晒喷雾给他。仓持一点也不知道省着用是个什么概念,御幸只觉得眼前出现了春季早晨的雾这种幻觉。

“我说你别用那么快啊,还有两天哎。”面对御幸的谜之心累,仓持不在乎地发出几声杠铃般的笑声。

泽村打算拉着小凑和降谷冲向大海,御幸叫住了他。

“你这笨...

【安埃】吃的是谁的醋

*微卡雷(重读)

高三的体育课难得没有被占用,但是高考接近,强烈的体育运动还是被禁止了,也才会造成安迷修和雷狮安分地排排坐在球场边看着高一级的小朋友打篮球。

“那个黑头发的还不错嘛。”

“他是很好。”

接受到安迷修敌意的眼神,雷狮从他的回应中品出一点不对劲来。

“我说的是球技,你说的是什么。”脸上换上揶揄的色彩,雷狮开始聊他的八卦。

安迷修感觉自己掉进了坑。

雷狮像个洛阳铲,把安迷修那点堆叠在小心思上的沙土一铲一铲扬起撒在空中,有点呛鼻,所以他边笑边咳嗽。

过于响亮张狂的笑声引来众人侧目,面对黑发小学弟探究的视线,安迷修拿起雷狮放在一边的外套套住雷狮的头,企图屏蔽他恼人的笑。对...

【御泽】雨天三部曲之一——小雨

我锁好办公室的门,打算离开教学楼,来到门口学生专用鞋柜处见到有两个学生。抬手看表,已经是夜晚七点多了,一般此时还会出现在教学楼的不是普通寄宿生就是体育社团的学生,毕竟前者是理所当然,后者是集体活动太多。

只是从背后看他们的姿势嘛……遵循着我的教师原则,即便现在没有别人,这里还算是公众场所,有必要提醒一下。

原本脚步轻快的我装模作样地踏着超模的步伐走过去,强行把平板鞋敲出高跟鞋的声音。


“那边两位同学!公众场合不得作出失礼……的事。”

被我吓了一跳,两个人都抖了一下,一左一右地转过半个身子看我。原来是两个男生啊,个子较矮的刚刚被挡住了我没能认性别来,更何况他们穿的是私服,他穿...

© 语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