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仙

【安埃】Headquarters 01

#cp预警#主:安埃   次:嘉幻,卡雷,瑞金

101节目的梗

以下正文:



第一个到达的少年有着一头金发与天空般清澈蓝色的眼睛,听说是个混血。明明开始还在为自己挣得了第一个第一而喜悦,下一秒就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吓得躲在同伴身后。身旁的人无奈地托起被拽得下滑的镜框。

埃米是羡慕有同伴而来的人的,哪能是像自己,不知情下被老姐出卖了身份信息参加这个节目只为了拿到她爱豆的签名。埃米来得也算早,从下到上的位置只落座了几人。那个叫金的少年很随意地坐在末尾的位置,友人跟随着坐在了119号的位置。

“紫堂!你不觉得从最后一下子窜到第一很帅气吗!”

“是是……”

惊奇地看见了熟人,埃米走过去和卡米尔打招呼。

“你可不像是要组男团的人啊?”

“你也是。”

卡米尔三言两语解释清楚这个大乌龙,自己报奥数比赛的资料投错了邮箱,笔记本前一天借给了匆忙中忘记带通信设备的雷狮大哥的经纪人,应该是当时保存了地址。

“那你可真是……凄凉啊。”

两人坐在走道中间的一旁,算是很好的视觉位置。埃米发现提前到来的大多是自由人,没有签署任何公司的。也是,有背景的人怎么说也会傲很多吧。

不多久人就到齐了。最后进场的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现场躁动了起来。强烈的呼声也没能让男人变动嘴角的礼貌微笑。是圈内很著名的主持人——丹尼尔。这下一直挺放松的埃米也不得不紧张起来了。

四位导师也入场了,埃米瞪大了眼看着褐发男人,天呐,我的偶像!天知道他多喜欢安迷修写的歌与拍的剧,都是质量顶好的。长得也那么帅。卡米尔双眼在两人之间来回转动,带着丝玩味。雷狮大哥和安迷修有交集,他倒是挺不介意拉个线的,更何况能排除掉一个情敌可能。埃米已经完全把老姐的爱豆遗忘在一侧,只顾着痴汉自己偶像的颜了。他有那么那么好!特别绅士地为唯一的女导师拉开椅子。

 

丹尼尔先是温和地安慰了众人,猝不及防地又用从第1号座位开始表演的转折让众人心脏骤停了瞬间。埃米庆幸坐在了卡米尔旁边,事实证明跟着卡米尔大佬走是真的真的有好处。

末位的金发少年不知为何表情有些颓了,紫堂反而松了口气。强烈的反差让埃米对这个组合的表演充满了期待。

 

胆敢坐在首位的人必定拥有非同常人的实力,加之背后的公司如雷贯耳的著名,首位其实并不自大,反而有着个好性子,再来上这轮表演,眉眼弯弯地敬了个军礼,十分圈粉。

看着精彩的表演,只顾着惊叹与失落,不多久就到自己了。其实有的团人多,有的团人少,也有单人的,也不算太多组表演。两人的顺序是接着的,都在后台等候着上场。

“到我了到我了!”埃米跳起来蹦跶了几下,和卡米尔击了几个不怎么吻合的掌。他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不就是跳个舞唱个歌儿嘛。

“哎呀在偶像面前表演好紧脏啊!!”一向标准的普通话也带上了点艾比常看电视剧的台湾腔。企图摩擦双手蒸发潮湿的手心。

“好运。”卡米尔默默献上Buff与干纸巾。明明这样做只会机械能转换为内能流更多汗……

 

埃米给安迷修的印象挺深的,毕竟在场留长发的男生实在是不多。扎起的高高的马尾,发尾却俏皮地弯起一个小勾,倒像是巨大的呆毛了。安迷修被自己的想法逗笑,殊不知这抹放松的笑意拉扯起了埃米的紧张感。紧张的时候最适合做的就是——不说话。

所以埃米看似冷静地说:“可以先表演再自我介绍吗?”事实上,这个顺序是埃米刚刚花了三秒钟计划过的,只是这样方便帮老姐拿签名而已。

“当然可以,请开始你的表演吧。”答话的是安迷修,埃米对他的好感简直火箭上天,我pick的偶像善解人意!

 

年轻人总有一套自己耍帅的方法,但埃米的帅气仿佛天生从肢体散发出来,与音乐前奏同时准备好,再转过身来时表情已经转变了。稍带的懒散一去无从,眼里的光都闪着热情。埃米的舞步有股子冲劲,是少年的积极感,在场的人视线被紧紧拉成绷直的一根线,侧脸过去想跟同伴说话,眼珠子却还是留在舞台上的。他真的很适合跳帅气的舞蹈,再有开口惊艳的嗓音。这才是少年偶像应有的态度。其中某个节奏点,埃米向镜头的方向来了个wink,这个阳光的小少年突然多了一丝顽皮的痞气,一瞬间却又切换回了之前的情态。

这是节目组挖到宝了呀,四位导师都在想。

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镜头感也很好。安迷修坐直了身板,随音乐节奏点了点头,前面被几组有失误的表演搞得低迷的心情刷的一下抛到了一边,在表格上写写划划。

舞蹈和声音都很稳,但是舞蹈更为突出,之后会有才能选修的环节,如果埃米进了,不知道会选哪一科。安迷修很好奇。可能有的人会选择拿手的,也有进修其他本事的。而他是创作导师,可以说是其中最难的一个科目了。

 

音乐停止,埃米没有立即松气,而是慢慢调整呼吸频率,不会显得那么狼狈地喘息。这倒是加分点了,因为在随后的提问中他表面自己没有舞台经验,就是本能地这么做。一个人的任意行为都能透露个性,安迷修给他定下一个沉稳的标签。听罢,埃米很开心地朝安迷修露出笑脸。

糟,这是天使还是小恶魔呀!心跳漏了一拍的安迷修回以微笑。他承认自己一个和各色美丽的小姐搭过戏的以绅士著名的男演员被一个高中生小男孩儿给撩到了。

安迷修看着埃米走到座位上,理应比现在的位置更高才对。安迷修眯着眼笑了笑,转过头来等待下一组表演,雷狮的弟弟吗?这两个人好像是好朋友。回想起比赛前两人熟稔的态度,安迷修心里的小九九打算得细出分支。他挺想找埃米帮忙拍摄下一专辑的MV的。


 “下一组请上台。”丹尼尔说。


TBC.

【安埃】120HQ

长篇预告:


“可以先表演再自我介绍吗?”事实上,这个顺序是埃米刚刚花了三秒钟计划过的,这样方便帮老姐拿签名。

埃米的舞步有股子冲劲,是少年的积极感,在场的人视线被紧紧拉成绷直的一根线,侧脸过去想跟同伴说话,眼珠子却还是留在舞台上的。他真的很适合跳帅气的舞蹈,再有开口惊艳的嗓音。

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安迷修坐直了身板,随音乐点了点头,前面几组有失误的表演刷的一下抛到了一边,在表格上写写划划。



101很火,于是脑洞个搞男团的。

【【【cp扫雷——

安埃

涉及:嘉幻,卡雷,瑞金(虽然还没到打tag的时候啦)


你们猜猜看男团成立后叫什么呀?绝对不是叫弟弟团(我好像暴露成员名单了【滑稽】)看标题猜团名系列


神级失踪人口求不杀

【白魏】变形记 01

cp白大神x魏有钱


节目《变形记》的梗

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大底是太狂x太怂→成熟地狂?x被宠得有点无法无天

外加并不隐藏的白首富x勋外卖

文力凄惨,所以就靠各位情景剧本一般自己脑补了。


正文.


节目组表示很惊慌。以往请的有钱人家少爷都是暴发户类型的,而今天他们将要迎来的是全球最有钱白首富的少爷——白大神。

壳子干净得反光的跑车轰鸣声仿佛要震碎工作人员的心,白大神下车时猛地合上车门,从后备箱拖出白色的行李箱。他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黑着一张脸,导致现场气氛极为尴尬。负责跟白大神的工作人员贾乙在一片火辣辣的眼神下被动承担了引导的重任。

“那个......白大神,我们现在要走山路上去村子里。”

“所以?”白大神奉行从不低头的原则,更是仗着身高优势用下颚骨看人,斜眼瞄了下被自己抛在一边的行李箱。

我自屹然不动。工作人员谨记白首富的吩咐。白首富:他狂你们也别让着他,什么都让他自己做,他给你们出价我给你们十倍。亲生鉴定。

“那个......少爷,白先生不让我们帮你......”

“啧,一百万?”

“......”啊,一千万,大发了。

“......”看着工作人员摇头,白大神感觉有点胃痛。

他崩着一张可以结出冰霜的脸,粗暴地拖着箱子往山路上走。不出片刻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声。

“啊——!我的鞋!”山路泥泞白大神出发前让下人擦得干净的小白鞋溅上了褐色的点,显得可怜极了,他从衣兜里抽出一打湿纸巾,开了包装就往鞋上招呼,无奈单脚站立不好用力,外套有些长,蹲下妥定会脏得厉害,于是他就着半蹲不蹲的姿势,以一种不知名舞种的特有动作两脚沾地地擦鞋。看得工作人员直想笑,又怕这传闻鬼点子多的大少爷报复,个个憋着脸。

要说白大神参加这个什么鬼节目也是憋屈。白首富常年惯纵他,采取的放养教育,养成了他狂出天地的个性。几年前不知道白首富在外省出差经历了什么,俨然是回头了想给多年不亲近的儿子浇灌父爱,导致的就是零花钱少了几百万,管起了本不定时的一日三餐以及日夜颠倒的作息习惯,当然能不能管好这还是一个定数。

说到这还得说说白首富给白大神带回来的“后妈”,他以前是送外卖的,穷得铃儿都没法儿响叮当,在一次送外卖时救下了胃病发作晕倒在门口的订单主白首富,于是一来二去次数多了就熟了。外卖被动性用笑容征服了白首富,一不小心做了豪门太太。

这是在某次白大神直播时他爸在旁边‘骚扰’他时说的。就算是白大神戴着耳麦不想听,弹幕一片片被爸爸的爱情故事感动了什么的也是很给力地给他复述了一遍。这群分不清是白粉黑粉的粉丝还顺带数落了一下白大神不听爸爸的教育。白大神瞬间脸色就精彩了。

这后妈对白大神是真的好啊,尝到的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通通先推给白大神。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外卖璀璨的笑容与背后被老爸顶着的自己为了炫富买的玩具枪和强烈的眼神杀,他也实在不方便搞些什么幺蛾子。接受了新的家庭组合之后发现还是蛮不错的。

那么问题来了。

勋外卖见识了白大神花钱如流水的速度后回忆起自己之前的贫困生活,实在害怕他一不小心把白首富的家产都败光,整天转着他的小脑袋定制了一系列改善白大神这种不必要性格的方案,首例就是减零花钱。

你这么每天花花花也不见透支是吧,说明钱还是够的,等你花到真的不够了咱再给你补好不好?你也别想着一口气花到没,一透支咱们就给你冻结一张卡好不好?勋外卖是吃准了白大神买东西不看价钱的手。看着儿子泛青的脸,白首富不但不阻止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见效有了但是不大,这些年热衷补电视节目的勋外卖见着了《变形记》这档节目,再有白首富叫人调查了节目的安全性,两口子打定主意把儿子送到里面去变形变形不够钱花还是很狂的性格(实际上就是想过二人世界)。即便节目再假,白首富是投了钱来一期真的,还顺口叫节目组整整他儿子。天知道亲生的父亲都会对儿子怎么样。


白大神见鞋擦不干净,放弃了余生一样把纸巾往地上扔。他晓得这鞋算是废了。没事的,上去后还可以换一双鞋。白大神在心底里安慰自己,反正带了半行李箱的鞋来。

并没有看之前几季节目的白大神压根不知道还有检查行李箱这一码事,以及占了四分之一空间的游戏机和手机与大半的鞋将要飞走的命运。就让他再走一段山路吧。白首富在摄像头外好笑得笑出声,对面吃着早餐的勋外卖直摇头感叹父子两像小学生一样斗气的关系。

走到半山腰的白大神累惨了,虽说平日有健身,毕竟是在平地上,且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中途跟上来一辆三轮,摄像在镜头后提醒白大神可以搭车上去。大少爷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你要我搭这种玩意儿上去?!”

“......”

白大神差点把行李箱又摔在地上,但山下是石子路,山腰是湿泥路,钟爱的白色又得脏一波,握着空拳往空气中打了一下。气氛瞬间低迷。

“这种破车小爷我平时都不屑于坐的!”最终还是向苦累低头,大少爷何时受过这种委屈。把外套脱了里面还是一身潮牌,垫着外套坐在车板上,还得提防行李箱不要掉下去。说不出的有点接地气了。

被颠簸到的时候还暴脾气地指责人家大爷开车不稳。顺带吹了一波自己平时飙车都跟坐高铁一样稳的高超技艺。大爷不跟小毛孩计较,只认为孩子天真可爱想象力丰富,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

节目组看着白大神发了一顿脾气又打脸般坐上车,莫名想起前几季某个‘铁骨铮铮’。

远去的镜头只留下白大神冷静下来后说的一句话作为这个片段的结尾。

“我迟早把这山头包下来铲平了做游乐场。”以及大爷一串哈哈哈的笑声。


TBC.


这章有钱小可爱还没出场。


等价交换


如同想象中的表情一样。白敬亭手持玫瑰走向魏大勋。他不知道自己也来了录制现场,是白敬亭要求工作人员保密的。

不知道这个四舍五入年龄三字头的人怎么还会可爱得像年龄个位数的小孩儿,眼里闪着光,只有自己。这种感觉让白敬亭觉得是走在轻飘飘的白云上,一步深一步浅。他强迫自己发软的膝盖撑起腿走得笔直。

我好像从来没有明确表达过对你的爱。

魏大勋一如既往在吃惊的时候双手捂嘴,这个少女的动作曾经无数次被白敬亭调侃。原该瞪圆的双眼被笑意拱成一座桥,桥下流淌的是成河的爱意。

白敬亭想起录制的某期二十四小时,飘着的雪也打不破的甜蜜氛围,自己闭着眼挤眼泪,他的意中人与他肩靠肩,一张好奇的脸在距离不过二十厘米的地方,带着期待与欢喜,白色的雪花落进嘴角的梨涡酿成清晨的雨露,如果他看见了,指不定会无视对着两人的镜头捧起对方的脸,用最虔诚的亲吻品尝这抹雪水。是甜的。

看回放的时候白敬亭心说,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幸好我没有看到。害怕失去理智,他会变得只会追寻对方目光所到之处,想要占据他的视线。那么多观众都看出了自己对他的回应,只有他还像个傻子一样浑然不知地仍然在不断试探。


白敬亭手指僵直却保证着不褶皱花枝,径直走向魏大勋,把花凑到人前,脱口而出却是欢脱的词语,

“我这人从来不吃亏,礼物你也收到了,那这花就不算礼物了,按照等价交换的原则,一物换一物,收下这朵玫瑰花,你这朵大勋花就归我了。”

魏大勋伸直了胳膊讨要抱抱,白敬亭笑着抱过去。身高相仿的人还要抬腿抱得更紧,白敬亭好笑地拍了拍他的大腿,再顺手捞起他的腿。以前看真人秀那些个情侣们抱着抱着总是转圈圈,他觉得傻。但是吧,在现在,他觉得傻一点也挺好的。高兴,乐意傻了。

想把你藏进心里不让别人看见。

.




原本是生贺,但是蒸煮太甜然后我就忘了码文的事儿了【doge】

虽然短且烂尾,算是迟到的一句生日快乐吧。

p1 越来越喜欢抱花的山
p2 被夸后的花超顺手的比心,笑出脸上坑超明显的超可爱啊啊啊
p3 你山这趟走得hin开心啊,走着走着又回到花旁边儿了
p4 夫夫双双欺负小熊(这犊子护得
p5 知道星主是花你还搞出把蛋都给他的计谋???这抹计谋得逞的得意笑啊,宠得贫道实在佩服
p6 醋味熏过手机屏幕了
p7 为花打抱不平
p8 单独一个花花超可爱的笑
p9 开场连体婴放最后

p1 日常人从
p2 你花神走位,此时此刻你两不是一队的好吗【滑稽】
p3 p4 有种劝吃安胎药的错觉哈哈哈哈(我觉得生子梗可以走起了)
p5 好好好你们走到最后
p6 白白这个笑得呀多开心
p7 叫你作,作完正主杵在后头呢哈哈哈
p8 经典一幕了山主动哎
p9 孩子大了管不住了,要走就走吧你们。大人心累啊

两对儿都是双箭头也是很心疼两位大哥了哈哈哈,其实这次开头算是从人人从了吧。

怪物

预告.


埃米紧紧牵着艾比的手腕,生怕这个调皮的姐姐一个不经意就跑走了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一切都暂时不可信。眼前这个带路人也只是其中无法避免的一个选择,他这么说服自己。

通过母亲藏起来的父亲的遗物——一本书,因缘巧合之下他们来到了这个世界。埃米仰头就能看到天,那个高高悬起的太阳,可是不就是一盏日光灯嘛,远远在角落的山洞似乎不经意间就会跑出一只巨大的怪物(老鼠)连头带脚把人拆吃入肚。所以埃米时刻回头注意着这隐藏的危机。

“喂!到底还有多久才到啊,本小姐快累死了啦!”艾比甩开埃米的手,快步走到引路人前面,不满地扯了扯少女的短袖。

蓝发少女表情没有变化,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语气平淡地说,“快了,过了这个房间就到关口了,哥哥在那里守着呢。”

对于蓝发少女口中的哥哥,埃米倒是好奇。听她说,他是维持整片地区治安的骑士,所有外来人都由他接待登记,他拥有最充足的勇气与正义感,在区域间往返只为帮人们解决那些解决不完的杂七杂八。埃米向往这样的身份,现实中已经没有这样童话的职业了,他们也不是什么传统的贵族。

艾比就嫌弃地瞥了他一眼,骑士算什么,骑着最拉风的坐骑的金发王子才是少女该有的梦想。埃米摇摇头,对她的想法感到天真。


TBC.

脑洞源自《我所创造的怪物》——乙一

*白嫖太久良心过意不去emmmmmmm

*正文无限延期,都第二个学期了,我要认真学习了(╯▽╰)

P1 火花
P2 找到靠山的花花
P3 撒娇的山老师???
P4 强行站女主?位(推开那里:无论真假都不想让你哭/我以为山老师要来一段泰坦尼克号
P5 日常人从
P6 一起说广告词儿
P7 摸着你的良心告诉我
P8 主动求原谅的山老师,你以后不可以怀疑我
P9 家暴放最后,打着打着就剩花花还在打了哈哈哈

其他的大家都知道了,我只想说,吃个瓜都是爱你的形状( ´▽` )ノ

勋,你的肚子怎么了勋。是不是你干的,白白。